家具知识

美方要求中方取消“洋垃圾”进口禁令 专家驳斥

  取消“洋垃圾”进口禁令,没门儿

  本报记者 李 禾

  在美国宣布将对中国价值高达6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时,中美贸易博弈似乎走向一个奇怪的方向。在世界贸易组织货物贸易理事会会议上,美方代表认为,中国对可回收品的进口限制已极大中断了全球废金属供应链的运转,要求中国取消对“洋垃圾”的进口禁令。

  “美国是从自己的利益角度出发来提这种要求的。考虑到垃圾处理的劳动力和环境成本,目前美国只有废物收集和分类体系,没有处理体系。”同济大学循环经济研究所所长杜欢政教授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说,前些年,中国垃圾分解处理的劳动力廉价,环境标准较低,加上偷排偷放,导致环境成本低;此外,中国制造业发达、原料需求量大,于是,大量废物被转运到中国处理再利用。

  “从谁产生谁负责、谁受益谁付费的环境经济原则来看,美国把废物转移到了中国,并没有对之负责和付费。”杜欢政说。

  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固体废物进口国,平均每年进口固废规模超过5亿吨。2017年年底,中国正式停止进口生活源废塑料、未经分拣的废纸、废纺织原料、钒渣4类24种固体废物,拒绝做“世界垃圾场”。

  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说,固体废物进口显示出越来越多的问题,最突出的是在国外进口废物中夹带了很多禁止类废物,甚至是“洋垃圾”。在进口废物再加工利用过程中,也对环境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污染和损害。

  去年7月生态环境部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进口固体废物加工利用行业的专项行动”,对全国1792家进口废物加工利用企业进行拉网式排查。结果发现,有1074家存在各种各样违法污染问题,比例高达60%。

  李干杰说,“可见在这个领域,违法违规是非常突出和严重的。并在加工利用过程中,对环境和公众健康产生了非常严重的不利影响”。

  最具代表性的是广东贵屿,这个被称为“全球最毒”的地方,曾饱受非法进口电子垃圾拆解带来的危害。从电子垃圾中提炼贵金属需火烧、酸洗等工艺,由于缺乏环境处理措施,当地空气中常年飘着令人窒息的有毒有害气体,排入大量废水废液的河中鱼虾绝迹,水源被污染不能饮用只能依靠外来供水……

  “正是由于这些突出和严重的问题,中国政府决定从今年开始调整优化进口名录,大幅压减固体废物进口的数量。”李干杰说。

  杜欢政是贵屿治理技术方案的牵头人,瑞博娱乐,他说,经过近10年的产业结构提升、环境整治、受害人群救助等,当前贵屿情况才有所改善,但尚未彻底解决。

  杜欢政以废纸为例说,中国从美国进口废纸,加工成纸箱,随包装好的商品再卖到美国,美国再将废纸收集、分类,出口到中国。“美国不但不负担废纸等处理费用,还从中赚钱。”

  据美国废弃金属回收工业协会统计,2016年中国共从美国进口了56亿美元的废旧金属制品,19亿美元的废纸和4.95亿美元的废塑料。巨大的出口额背后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美国有15.5万个工作岗位依赖于美国对中国的垃圾出口,税收总计达30亿美元。

  “美国如果要建设废物处理体系,人工和环境成本都非常高,所以希望中国能继续保持原先在垃圾贸易体系中的位置。”杜欢政强调,中国不能再做世界的垃圾场,如果美国要求中国继续接受进口废物,就应该把这部分用于环境污染治理的生态补偿费用给中国。

  (科技日报北京3月26日电)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3-29 22:17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篇:长幼京福:稳步推进区域游戏教研   下一篇:没有了